1. 首页
  2. 365棋牌游戏厅客服电话

儒林外史每章概括加365棋牌游戏官方_365棋牌游戏中心电脑版_365棋牌彩金 儒林外史每回概括

第一回 说楔子敷陈大义 借名流隐括全文王冕家境贫寒,善画荷花。京官危素想见他,因不愿结交官绅,又恐受害,遂远走山东。后山东洪灾,于是回乡。奉养母亲送了终,正值元未明军起义,朱

第一回 说楔子敷陈大义 借名流隐括全文

王冕家境贫寒,善画荷花。京官危素想见他,因不愿结交官绅,又恐受害,遂远走山东。后山东洪灾,于是回乡。奉养母亲送了终,正值元未明军起义,朱元璋取了天下,为避免入仕,归隐会稽山。

第二回 王孝廉村学识同科 周蒙师暮年登上第

薛家集上的乡绅商讨春节期间举办龙灯会的事情期间提到要给孩子们请个教书先生。夏总甲推荐60余岁的周进。宴请周进时清梅玖作陪,只是中了秀才的梅玖席间作弄周进,并说梦见好兆头才中的秀才。

王举人避雨路过村垫,同样轻视周进,也讲了梦见与周进的学生荀政共同中了举人,故弄玄虚。周进很受刺数。村人因此嘲笑称呼荀玖为“荀进士”,以为是周进所为,而辞退了周进。

后周进随姐夫去省城做生意,路过贡院,受刺激过度,撞上墙去。本篇体现了文人相轻(学位高的看不起学位低的)、文人们故弄玄虚的现象。

第三回 周学道校士拔真才 胡屠户行凶闹捷报

周进的姐夫等人可怜周进,凑钱替他捐了个监生,得以直接考举人,考中,后来又考中进士,任广东学道。遇范进考秀才,因可怜他而录取。后又考中举人。张乡绅来结交,赠与银子及房子。本篇体现了文人们皓首穷经追求仕途及趋炎附势的变态心理。

第四回 荐亡斋和尚契官司 打秋风乡绅遭横事

范进的母亲忽然得到阔绰的房子及家市,兴奋过度而亡。范进服丧三年后,张静斋与他一起去拜访高要 县汤知县,因朝廷下令禁止屠耕牛,不得食用牛肉。

恰逢回民来送牛肉希望知县不要严格执行禁食牛肉的规定,张静斋把这看做“严格执法,以求升迁”的机会,使得知县打死了送牛肉的人,引来了回民的围攻。本篇体现了官绅张静斋夺人田地、打秋风、通过陷害别人达到自己升官目的的阴险心计。

第五回 王秀才议立偏房 严监生疾终正寝

唐知县处理完回民的案子,有俩人来告严责生,一个告严贡生抢夺别人的猪,-个是严责生强要别人的利钱,知县下令拿人。严贡生畏罪而逃。

他哥哥严监生替他料理官司,自己出钱赔偿的赔偿,打点的T点。二中伙斗的妻子王氏重病, 妾巧语被扶为正房。在举行婚庆的当天,王氏病亡。) 文章体现出了严责生的霸道、赵氏的心计和严监生的容啬。

第六回 乡绅发病闹船家 寡妇含冤控大伯

严监生病故。赵氏同哥哥王德王仁商议如何发送,严监生的大哥严责生科举回来,却不顾弟弟的死,不仅不安排丧事,反倒为了儿子的亲事去了省城。

赵氏的儿子后来又病亡,王德给严责生写信让其回来,商议立嗣的事。此时严责生在省城接亲。因给吹打手的银子太少,吹打手不原来,新娘因此不发轿。最后来了两个人才勉强把新娘接回来。

回来的路上,严贡生有假装发病,故意留下云片糕给船家吃,反污船家吃了救人的药,最后赖了船钱。回到家后,声称赵氏为妾,让儿子及新娘搬到死去的大哥家的正方住,要霸占房子。

赵氏告状,族长不敢管,知县判决遵从赵氏的意见。严贡生不服,告到省里,后又告到部里。体现出严贡生的客啬、霸道、无赖行径。

第七回 范学道视学报师恩 王员外立朝敦友谊

范进去拜见恩师周进。因范进要去山东任学道,周进叮嘱范进到山东后关注荀玖使其进学。其时荀玫已同王惠共同考中。两人遇到了算命先生陈礼,并为王惠的前途算了一卦。

荀现的母亲病故,荀政及王惠想等殿试后在回家奔丧,因此想急瞒亡情,不成,只得回家。王惠同茏政共同办完丧事后,王惠独自返回省城。体现了文人的虚伪及薄情。

第八回 王观察穷途逢世好 娄公子故里遇贫交

王惠回省城后,正遇朝廷下令补南昌知府缺,于是上任。到南昌后,故意不肯接印,直到蓬太守送了银子才正式就职。后来宁王反叛,攻下南昌,王惠降顺。后宁王兵败,王惠逃

第九回 娄公子捐金赎朋友 刘守备冒姓打船家

娄公子两人回省城的路上,看到了为其家族看坟的仆人邹吉甫的儿子邹三,自言在附近住。娄氏公子于是进家看望。席中得知杨执中因替人管账有亏空,被下了监狱。

娄氏公子决定救人。回到家后,叫家仆晋爵带银子去县里讲清,摄于娄府的家威,知县放了杨执中。杨执中因不知道是谁救了他,径自就回到了家中。

多日后,娄氏公子想拜见杨执中到底何许人,去杨家找,但未找到。路上遇到刘守备的船冒名娄府逞凶,娄氏公子仅予说教后放行。几日后再次拜访,仍未见到。

第十回 鲁翰林怜才择婿 蓬公孙富室招亲

娄氏公子二次仍未找到杨执中,返回途中遇到了鲁编修。谈到杨执中时,鲁编修不以为然。几日后,陈礼来访。此时蘧公孙住在娄府,陈礼是为鲁家的女儿提亲。蘧老太爷来信让娄氏公子酌情办理。按鲁编修的意思,蘧公孙入赘鲁家。择吉日,办了婚事。

第十一回 鲁小姐制义难新郎 杨司训相府荐贤上

婚后,鲁小姐才貌双全,而蘧公孙的文采学识很一般,却也无可奈何。邹吉甫来到娄府,又谈到了杨执中,决定再次去拜访。见面后,相谈甚欢。因蘧公孙学识太低,鲁编修担心他不能考学做官,想再娶一妾,以图再生一子。

引来老夫人的不满。鲁编修因此发病。此时,因见娄氏公子极好结交贤士,杨执中向娄氏二公子推荐了一个学识渊博的人,名叫权勿用。

第十二回 名士大宴莺脰腹溯 侠客虚设人头会

娄氏公子正要去拜访权勿用时,新到任的魏老爷来访。看到琐事繁多,杨执中建议让仆人带书信去请。途中仆人了解到权勿用是个无所事事、不务正业的人。写了两封书信权勿用才来到娄府。

并带来一个侠客。娄公子另邀请了一些朋友陪同一起游玩喝酒一连数日。侠客骗了娄公子500两银子后不知去向。而权勿用则在原籍有案底在身,被跟随来的差役带走。娄氏公子略感失望。鲁编修被朝廷升了侍读,却高兴而亡。

第十三回 蘧駪夫求贤问业 马纯上仗义疏财

蘧公孙遇到开办帮人补习学问的课堂的马纯上,听他大谈升学的窍门,很受启发。娄家的仆人宦成与蘧家的丫鬟双红私通,带着原先王惠丢在蘧老太爷家的箱子跑了。

蘧公孙告了官,而拿人的差役知道了那个箱子是叛官的赃物后,诈走了宦成身上的全部银子,并以宦成的名义去诈蘧公孙要银子,并假惺惺提要求给双红赎身。差人没见到蘧公孙,找到了马纯上,马纯上极力要自己出银子把事情压下来。

第十四回 蘧公孙书坊送良友 马秀才山洞遇神仙

经过讨价还价,马纯上出了92两银子,并替蘧公孙写了给双红赎身的文书,方把赃箱取回来。而差人则拿了其中的大部分银子。宦成与双红远去他乡。事情理清后,马纯上去了杭州。到杭州后,一连几日,四处游玩,直到在丁家祠遇到了一位“仙人”,名叫洪憨仙。

第十五回 葬神仙马秀才送丧 思父母匡童生尽孝

仙人了解到马纯上当前窘迫,有意周济。给了几块黑煤,马纯上带回家中用火一炼即成了银子。仙人又请有钱的胡公子出银万两,用以准备炼丹的物料,说是四十九日后即可练出“银母”,到时可点石成金。随后,仙人却“驾鹤西去”。

他的仆人说出了原委,洪憨仙并非仙人,只是意在周济马纯上。协助办完丧事后,马纯上在街上遇到一个拆字的少年匡迥,流落街头,无钱回家。而家中的父亲又病重,很是惨然。马纯上借与他十两银子,资助他回家尽孝,并一再叮嘱要举业进学。

回家的船上,遇到郑老爹(日后成了匡迥的丈人),讲了一件事情——张氏兄弟因埋怨父亲偏袒小儿子而打闹。被父亲告官后,老大老二上下使钱,并冒充父亲的名义撤了诉。

第十六回 大柳庄孝子事亲 乐清县贤宰爱士

因匡超人的三叔要强占他父亲的宅子,一病不起,母亲终日以泪洗面。匡超人回到家后,尽心尽力服侍父亲,安慰三叔。并拿马纯上给的银子做个小买卖,以补家用。

村里失了火,匡超人一家被迫搬到了租屋。一次知县路过,见到匡超人辛勤读书,很是赏识,自助银两命其去考试。结果连续考中,直至中了举人。

第十七回 匡秀才重游旧地 赵医生高踞诗坛

匡超人进学之后,连续拜望了老师。不久,父亲病逝。不知什么原因,知县被革职摘印,但百姓拥戴知县,围了省里的官员。上面派人捉拿带头的人,连累了匡超人。匡超人到杭州避祸。结识了民间的贤士景兰江及他的一帮朋友。这些人经常相聚作诗。

第十八回 约诗会名士携匡二 访朋友书店会潘三

匡超人寓居的文瀚楼主人让他帮忙选编一些文章,马纯上当初两个月才能完成的工作他只用了七天,也因此得到了一些酬劳(选金)。景兰江带匡超人通过胡缜的生日认识了一些新的文人朋友。

他们一起举行诗会,但有的人的文采着实一般。去省城举行诗会的当天晚上,因醉酒而夜行,被巡夜的官员拿住。本篇体现了大财主的儿子胡三公主的吝啬、文人的虚假才学及酒后的丑态。

第十九回 匡超人幸得良朋 潘自业横遭祸事

匡超人见到了潘老爹的弟弟潘自业,他很爽快,头脑灵活,专替人解决难题挣钱。有个大户人家的丫头逃跑,被官府拿住要送回原籍,被胡姓财主看中,愿出二百两银子。潘三爷通过各种关系,疏通官府,假刻公章,把事办成;

施美卿想把弟媳卖与别人,却误把妻子送了出去,对方不退,施美卿告了官,但又没卖弟媳手续,欲出些银子了却官司,潘三爷同样把事办成了;金东崖的儿子想考学,但没有学问,想出银五百两找人替考。经过潘三爷仔细筹划,由匡超人替考,并顺利考中。

匡超人也因此得到了二百两银子。因此买了房,并由潘三爷保媒,介绍郑老爹的女儿成了亲。匡大给弟弟来信,让其去温州应考,考中。同时,他的老师,乐清县知县被诬陷一事,核实释放,并升官至给事中,给匡超人来信,邀请过去。潘三爷终于作案太多被拿下监。

第二十回 匡超人高兴长安道 牛布衣客死芜湖关

匡超人找到了老师,老师欣赏他的才学,要把外甥女嫁给他,他谎称未婚,就成了亲。一次回浙江办事,顺便到家看望,不想妻子因不习惯乡间生活,病逝了。旧友景兰江找到他,要他去看望在监狱的潘三哥,因他与潘三的案子有染,推脱说因是为朝廷效力不能去看望犯人。

办完事后,他回京的船上,遇到了牛布衣。并向他们吹嘘自己的才学高超。牛布衣在芜湖县住在庵里,不幸病亡。死前请老和尚给他料理丧事。和尚及众邻照办不误。体现了匡超人做官后,不顾结发妻子之情、不念旧友情、好吹嘘抬高自己的丑态。

第二十一回 冒姓字小子求名 念亲戚老夫卧病

牛浦郎在庵里读书,认识了老和尚,趁老和尚不在时,偷看了牛布衣留下的个人诗集,因是同姓,就想冒名牛布衣,因此改名牛浦,字布衣,自刻了手章。卜老爹有个外甥女,母亲已亡,父亲常年在外经商,与牛老爹商议嫁与了牛浦郎。

牛浦郎不善于经商,自接手爷爷的杂货店后,日益亏空。牛老爹知悉后上火,病亡。亲家卜老爹年岁已大,办完了牛老爹的丧事后,随之而亡。老和尚的弟子做了九门提督,差人接了老和尚去京,留下庵子让牛浦照顾。

第二十二回 认祖孙玉圃联宗 爱交游雪斋留客

因为牛浦冒名牛布衣,董瑛慕名前来拜访,为显出气势,牛浦让两个丈舅一个端茶倒水,一个收拾卫生。接待完后,互相埋怨不懂礼数,惹得卜信卜成把牛浦从家里赶了出去,自寻房住。牛浦无计可施,就想去投奔董瑛。在船上遇到了牛玉圃,因是同姓,虚张声势的牛玉圃认了牛浦为孙子。

后来在半路上遇到了牛玉圃的结拜兄弟王义安,吃饭时王义安被人臭打一顿,侧面反应了牛玉圃的人品。到杭州后,牛浦随牛玉圃去拜访万雪斋,在池塘边散步时,不小心掉进池塘,被牛玉圃数落上不得台面。

第二十三回 发阴私诗人被打 叹老景寡妇寻夫

牛玉圃去万家时,道士向牛浦说了万雪斋的底细。万雪斋原是盐商程家的管家,后来自己做生意发的家,因此最恨别人提起此事。牛浦向牛玉圃说如果在万雪斋面前提起程明卿,就会要挟住万雪斋而得到更大好处,不料引起万雪斋的愤怒,将牛玉圃赶了出来。

牛玉圃迁怒于牛浦,找到他暴打了一顿。牛浦恰好遇到黄姓船家,因为说与董知县相好,得到了黄的敬重,并把四女儿嫁与了他。董知县升任到京,他不知道牛布衣已死,更不知道牛浦是假冒的,他向冯琢庵说牛布衣在甘露庵,致使牛布衣的妻子找上门来。

第二十四回 牛浦郎牵连多讼事 鲍文卿整理旧生涯

牛奶奶不知道丈夫已死,以为是牛浦害死了她丈夫,才冒充的牛布衣,于是告了状。但向知县以为只是同名,不予审理,发回了原籍去审理。上司认为向知县不务正业,欲参他,被戏子鲍文卿所救。鲍文卿回到南京,想找几个人成立一个小戏班子。

第二十五回 鲍文卿南京遇旧 倪廷玺安庆招亲

鲍文卿在街上游走,遇到一个修理乐器的老者。遂请到家中帮忙修理乐器。期间谈到倪老爹做了二十多年的秀才,家贫如洗,五个儿子已经卖出去了四个。最后一个也是难以养活,与鲍文卿商议后,两厢情愿,过继给鲍文卿,更名鲍廷玺。

由此,鲍文卿带着儿子四处开班演戏。一日在街上遇到原来的向知县,已到本地升任知府,经知府介绍,将府上看门人王老爹的女儿许配给了鲍廷玺。

第二十六回 向观察升官哭友 鲍廷玺丧父娶妻

鲍廷玺的妻子王太太难产而死。向知府升任福建道台。鲍文卿因年岁太大,回到老家南京,到家后不久病重而死。戏班老师金次福来给鲍廷玺提亲,鲍老太太叫归姑爷打听女方的底细,

归姑爷找到媒婆的丈夫沈天孚,沈天孚告诉他女方是一个泼辣的人,但有些积蓄,归姑爷就请媒婆沈大脚说和此事。女方王太太虚荣心极强,媒婆极力夸大了鲍廷玺的身家情况,王太太同意了。

第二十七回 王太太夫妻反目 倪廷珠兄弟相逢

婚后,因鲍家有个婆婆,丈夫也并非举人,也没有字号店,这些事实都显露出来,鲍太太脾气大发,气出病来。鲍老太太不堪忍受,在女儿及姑爷的建议下,把鲍文卿夫妇赶出了家门。鲍廷玺的大哥倪廷珠一直在抚院姬大人那里做幕僚,来到南京时找到了鲍廷玺,给了些银子,叫他买所房子。

因马上要去苏州,叫兄弟过几日去苏州找他,再给些银子做些生意。不料鲍廷玺到苏州后得知大哥已经病亡。幸巧在来时的路上遇到了季苇箫,就去扬州找季公子。季公子此时是鲍老爹的孙女女婿。

第二十八回 季苇萧扬州入赘 萧金铉白下选书

季苇箫此时正在娶二房亲。各名士纷纷来贺。鲍廷玺到来后,因为还要回南京,季苇箫托他给朋友季恬逸带封信。此时季恬逸在南京,身无分文。

诸葛佑找他帮忙找一位选书先生,想共同刻书,以借此成名。季恬逸找到了朋友萧金铉,但萧金铉的学问并不高。只是为了挣诸葛天申的银子。三人找到一处僧庵做住所,开始安排刻书事宜。

第二十九回 诸葛佑僧寮遇友 杜慎卿江郡纳姬

恰遇僧官刚刚升任,要摆酒庆贺,众多朋友纷来捧场。诸葛天申在路上看到了杜慎卿,带朋友前去拜访。因杜慎卿在考试时得过头名,众人都很仰慕。杜慎卿留下众人吃了饭。杜慎卿没有儿子,决意纳妾。

第三十回 爱少俊访友神乐观 逞风流高会莫愁湖

季苇萧同杜慎卿相谈甚欢。杜慎卿谈起缺少一位知己(应是暗指同性恋),季苇萧有意戏弄他,告诉他在神乐道观里一个才貌俱全的人,杜慎卿信以为真,去了后才知道是开玩笑,要找的人是来霞士,二来霞士是一个黑丑胖壮的道士。

杜慎卿同鲍廷玺商议,召集众多戏子,要开莫愁湖湖亭大会,挑选色艺俱全的人。最后选出了前三名,分别是,郑魁官,葛来官,王留哥。

第三十一回 天长县同访豪杰 赐书楼大醉高朋

通过召开的戏子大会,鲍廷尘看到了杜慎即的慷慨大方,就想借些银子重新建立一个对班。但杜慎卿向他介绍了自己的堂弟社少卿,说他是一个更大方的人,只要提认识杜老太爷,并高抬他,就可以向他借出银子。

鲍廷玺去找杜少卿的路上,遇到了同去拜访的韦四太爷。杜少卿果然更是慷慨,不仅好好菜招待客人,给门有抓药治病,并且不畏权势,不去攀附本县知县,还在自身无钱的情况下,当了自己新做的衣服给杨裁维死去的母亲买棺材。

第三十二回 杜少卿平居豪举 娄焕文临去遗言

韦四太爷要回家,杜少卿送了一只玉杯;因平日慷慨施舍,家里没有银子使用,就叫管家王胡子卖了一块地,卖了一千多两银子。娄老伯的孙子要回去,杜少卿送了一百两银子;仆人黄大的房子倒晶了,杜少卿送了五十两修缮银子;

臧三爷收了别人三百两银子,替人买秀才不成,人家索要银子,减三爷怕吃官司,找杜少卿来借了三百两;张俊民的儿子想考学,因为是冒籍,杜少卿出了一百二十两银子昔他流通关系;知县王老爷丢了官,没处住,虽然从未来往,仍然腾出一间屋子让他搬进来住;

鲍廷玺见别人都能借到银子,终于开了口,说是要组建戏班子,也借到了一百两。娄老伯的病越来越重,回家前,叮嘱杜少卿要学会持家,出借银子要分人分事,有的人是来骗银子的,并不会心怀感数。杜少卿依旧大方如故。又卖了一块地。

第三十三回 杜少卿夫妇游山 迟衡山朋友议礼

杜少卵搬去了南京。众朋友纷纷前来拜访,杜少卿也回拜。杜老太爷的门生李大人要举荐杜少卿做官,杜少卿自知无才,又不愿受官场的束缚,装病不去。迟衡山同杜少卿商里为吴泰伯(周太王的儿子)建一座祠堂,以便传承传统礼乐,并向众朋友募集资金。

第三十四回 议礼乐名流访友 备弓旌天子招贤

薛乡绅宴请众朋友,包括迟衡山、 马纯上、莲先夫、萧柏泉、季苇萧、余和声等人,杜少卿推病不去。期间高老先生大谈杜少卿没有做官的本事,将历代积累下的家产都军霍空了。

迟衡山同杜少卿去拜访庄绍光,商议建祠堂的事。庄绍光受徐巡抚举荐,要进京赴任。在客店遇到押解银的孙守备。同行。孙守备的马队遇到了响马,被孙守备的朋友萧昊轩用弹弓击退。

第三十五回 圣天子求贤问道 庄征君辞爵还家

庄绍光应诏觐见皇帝。 皇上大为赞赏 他的才学,但是他不诸官场事故, 得罪了太保,当皇帝要重用他时,太保说不适宜用没有通过正规渠道进学的人。于是皇上赐了银两及元武湖,允许他回乡着书立说。

庄绍光回乡的路上,借宿到老农家,不幸老农夫妇双亡,庄绍光花费银子安葬了。回家中途及到家后,各路官僚、乡细因为他被皇上召见,纷纷前来拜见,庄绍光不堪其扰。搬到了皇上赐予的元武湖上。

卢信侯随即到胡上来访,因为卢信奂收藏了禁书,被官府追来捉拿。卢信侯自首,一个月后,被庄绍光疏通关系救了出来。迟衡山、杜少卿来找他商议需找一个贤士 主祭泰伯祠堂。

第三十六回 常熟县真儒降生 泰伯祠名贤主祭

常熟有个虞搏士五十多岁 才中进士,为人极其忠厚,做了一系列善举:受朋友之托,到南京国子监后即履行诺言,给予武书以关照;储信和伊昭劝虞搏士在春天时举行生日,以便收些礼金用来春游,被拒绝;

虞搏士的旧邻汤相公来找他,告诉他因缺钱用,把虞搏士让他住的房子拆卖了,虞搏士不但没有生气,还另给了银子让他再去租房住应天府送来一个犯了赌博罪的监生,虞搏士不但不治他的罪,反而与他同吃同住,过了几日就放回了家。因此,虞搏士被迭为泰伯祠堂大典的主祭。

第三十七回 祭先圣南京修礼 送孝子西蜀寻亲

虞搏士带领众人举行隆重的祭祀大典,乡人围观。礼毕,蓬公孙见到了张铁臂,原来就是张俊民,从游侠变成了医生,张俊民见劣迹显露,辞别而去。武书给杜少卿又讲了两个虞博士的善举。

一个是虞搏士监考时,发现了考生挟带小抄,虞搏士不但不查,还替他隐瞒,十两银子,并给西安的朋友修书一封请于协助,兹助他去四川继续寻找父亲。

第三十八回 郭孝子深山遇虎 甘露僧狭路逢仇

郭孝子找到尤知县,住了几日,临走前,尤知县赠与盘缠,并修书封,命其到成都后可找好友萧昊轩兹助。郭孝子路风餐露宿, 途中遇到劫道的木耐,劝说他归了正,并收为弟子,传授武艺,赠与银两,令其做个小买卖。到了成都后找到了父亲,已在庵里出家。

但未料到收亲坚决不予承认。郭孝子在附近住了下来,每日做工给父亲送饭。郭孝子在西安时增在海月禅林里住过,此时老和尚要去访问峨眉山,顺便看看郭孝子。路上遇到了劫道的赵大,因赵大以前被老和尚赶出过山门,怀恨在心,要害老和尚。一个卖的老妇人指了一条生路,让他去找附近的一个少年。

第三十九回 萧云仙救难明月岭 平少保奏凯青枫城

能救老和尚的这个少年是萧昊轩之子萧 云仙,他跟随老和尚返回庵里,用弹弓射伤了赵大,背着老和尚逃出来。途中遇到了郭孝子,郭孝子的父亲已经病逝,郭孝子要被父亲的骨骸回到湖广安葬。正直番兵夺了青枫城,京里派平少保剿恢番兵。

萧昊轩叫儿子萧云仙去投军,以博取功名。投军的路上遇到了也要去投军的木耐,遂收了木耐同行。平少保命令萧云仙打头阵攻城,大军垫后,萧云仙用计潜进城去,配合大军里应外合,拿下了青枫城。

第四十回 萧云仙广武山赏雪 沈琼枝利涉桥卖文

萧云仙留在青枫城休整被破坏的城池,开垦荒地,安抚百姓,兴修水利,又请教书先生给幼童教授知识。城也修好后,萧云仙向朝廷上报所花费用。但朝廷说有虚报,让萧云仙自行承担七千两。

后来四川知府调走,新任知府提升萧云仙为守备,去南京任职。船上遇到了曾在青枫城教书的沈大年,正要把女儿沈琼枝送到扬州嫁与宋为富未料到宋为富是纳妾,沈大年告状,由于宋家暗中疏通,沈大年被押解回常州,女儿私自逃到了南京。

第四十一回 庄濯江话旧秦淮河 沈琼枝押解江都县

武书与杜少卿在南京城禺到了庄翟江等人,庄灌江与杜少卿的父亲是旧相识,但却是庄绍光的族亲侄子。几个人相互拜访,游玩作诗。看到了沈琼枝的招牌后,前去认识。引来沈琼枝到杜少卿家的回访。此时,江都县差役来捉拿沈琼枝。沈只得随他们回去。回去的船上,遇到李老四带着两个妓女投奔汤老六。

第四十二回 公子妓院说科场 家人苗疆报信息

李老四将两个妓女领到汤六姥爷处, 汤老六欣喜异常。汤镇台的两个儿子要来南京赶考,路过这里,堂弟兄汤老六接待。席间,两个公子大谈考场上的程序、排场。考完后,两

个公子请戏班演戏,又找戏子饮酒作乐。汤二公子因与人争执,被脱光衣服关了起来。二十文档 天后揭榜,均为考中。

第四十三回 野羊塘将军大战 歌舞地酋长劫营

苗民造反,汤镇台给两个儿子来信,嘱其尽快回家,协助平叛。在贵州,汤镇台按上级指示,出兵打败苗兵。但苗民首领别庄燕及降将冯君瑞脱逃,上司不看捷报,只关注苗首下落。

减四打探到别性燕要来城中夏仇的计划,汤镇台设计拿下了别庄燕及冯君瑞。雷太守上奏朝廷时使坏,汤总镇反被降三级,卸任回家。

第四十四回 汤总镇成功归故乡 余明经把酒问葬事

汤镇台回到家后,见到侄子汤老六不成气候的样子,十分生气,又看到两个儿子的学识太差,就想青教书先生。萧柏泉介绍了余有达,但因大公子汤由的傲慢无礼,余有达拒绝应聘。

余有达的父亲已过世多年,他与弟弟余有重因找不到好地,一直未葬。余有达去南京看望朋友,在与杜少卿谈论风水之事时,迟衡山劝解不可过于相信风水,还举出施御史家的例子来证明风水不可信。

第四十五回 敦友谊代兄受过 讲堪舆回家葬亲

身在南京的余有达接到了在家的弟弟的来信,令其暂时不要回家。原来,余有达在无为州曾收人钱财,帮助打了一一桩 人命官司,但用的是弟弟余持的名字。现在案发,差设去捉拿余持。余持以没有到过无为州为由,帮哥哥反复应付差役。

三番五次,打发了差设后,有人请余有达的堂弟余敷及余殷帮忙看风水,并请余有达及余有重作陪徐戴及余殷高谈阔论,余有达并不以为然。但哥两个还是去找了张云峰帮忙择地及择日期安葬了已过世多年的父母。

第四十六回 三山门贤人饯别 五河县势利熏心

余有达无事可做,就去南京拜访杜少卿,在杜家又遇到迟衡山、庄绍光、虞搏士、武书等人,时值重阳,登高饮酒作诗作乐。余有重来信让大哥余有达回去,说是虞华轩要请余有达教子读书。因乡绅彭老四、方老六等依仗钱势,放高利货,府里派季苇箫下来查问。

唐二棒槌认准不可能是季苇箫,他以为要是真的来了,应该先去拜访彭老四、方老六等,而不是先来拜访虞华轩。事后证明确是季苇箫,显出唐二棒槌等人趋炎附势的势利眼心态。

第四十七回 虞秀才重修元武阁 方盐商大闹节孝祠

成老爹来找虞华轩,说乡下有分田地,因方家作威作福,不想卖给方家,虞华轩答应要买。并要留下成老爹吃饭,成老爹说有很多事要办,并说后日方家要请他吃饭。虞华轩打听到成老爹在说大话,替方家做了一张假请帖送给了成老爹,戏弄了成老爹一回。

县里的节孝祠建好后,方家、彭家、余家、虞家都要送故去的女性老人的牌位到祠里。因方、彭两家势大,四里五乡的人都跟在方鼓两家的队伍后面随队而行,包括虞、余两家的本家亲属。

而虞、余两家送牌位的只有寥寥几个人,冷冷清清。方彭两家在祠里大摆链席时,虞、余两家凑成一桌将就吃了点酒食。

《儒林外史》每章读后感

第一回 说楔子敷陈大义 借名流隐括全文 儒林外史》第一回的开场,从中我们不难看出《儒林外史》所描绘的是一幅活生生的社会面貌图。人生追求功名利禄,古来有之。历史上有多少文人墨客曾经留下诗词,告诫世人要淡泊名利、宁静致远,然而人们始终无法走出功名富贵的怪圈。 王冕就从小就因为家境贫寒而为邻人放牛。在牛背上,他仍旧博览群书,更自学成为了画没骨花卉的名笔。此后,下到平民百姓,上到知县财主都来索画。但王冕性情不同,不求官爵。朝廷行文到浙江政司,要征聘王冕出来做官,他却隐居在会稽山。后人提到王冕时,常常称其为王参军。但王冕何曾做过一日官?能在功名面前,心如止水,不为所动,也只有王冕这些儒林中的凤毛鳞角了。 第二回 王孝廉村学识同科 周蒙师暮年登上第 周进的出场: 头戴一顶旧毡帽,身穿元色绸旧直裰,那右边袖子同后边坐处都破了,脚下一双旧大红绸鞋,黑瘦面皮,花白胡子。 简单的几笔,就把一个穷老塾师的神情面目勾勒出来。像“旧毡帽”表明他还不是秀才,“右边袖子”先破,表明他经常伏案写字,这些都是用笔极细的地方。而这种例子在小说中是随处可见的。白话写到如此精炼,已经完全可以同历史悠久的文言文媲美了。 《儒林外史》第二回描写了一个屡试不中一个年过花甲,屡试不第,受尽曲辱,精神失常的周进到省城参观贡院时的情景:“到了龙门下,行主人指道:‘周客人,这是相公们进的门了。’进去两边号房门,行主人指道:‘这是天字号了,你自进去看看。’周进一进了号,见两块号板摆的齐齐整整,不觉眼里一阵酸酸的。”这句话着实写活了周进的的内心活动,写出了周进苦读几十年书却毫无用武之地的痛苦。第三回 周学道校士拔真才 胡屠户行凶闹捷报 儒林外史》第三回写范进中举后,张乡绅立即送贺仪银和房屋,范的丈人胡屠户也立时变了嘴脸吹捧女婿“是天上的星宿”,而范得了消息,高兴得发了疯,被胡屠夫打清醒后,众乡亲都来奉承巴结了。这真道是说明古代中举后便可升官发财呀。 看看范进在没中举人前的生活,却也给人以一种很压抑的心情,这一回让我想到了一个词,那就微是咸鱼翻身!范进在科举的道路上,以生命为赌注,从二十岁一直考到五十四岁才中举。几十年间的打击、折磨,已使他的心灵完全陷于痛苦的木然状态。因此,当一个完全相反的信息出现时,尽管这是他孜孜追求的希望,他却反而没有“力量”接受了,他的心理完全失去了平衡,他疯了。范进的疯魔,带有喜剧的一面也可以说是富有喜剧性的悲剧。范进成了举人,又中了进士之后,地位改变,他性格中的另一面,即在科举制度薰陶下形成的虚伪、做作等劣性,也真实地表现出来了。作为举人老爷的范进,因“先母见背,尊制丁忧”,在酒席上既不用“银镶杯箸”,也不用磁杯、牙箸,必换了“白颜色竹子的筷子”才肯,以此表示孝子的情状。但吃起来,他却毫无丧母之忧,抢先“在燕窝碗里,拣了一个大虾元子送在嘴里。”在官方理学规范下的虚情假意,一下子暴露无余。第四回可见,吏治的腐败同样源于以功名富贵为核心的科举制度。这一制度还造就了一大批鱼肉乡里的土豪劣绅。清代科举唯有“优贡”在制度上强调优良品行以决定应举资格,张静斋为了谋夺和尚的田产,装神弄鬼,唆使地痞流氓诬谄和尚与妇女通奸。官吏之残虐是如此,地方缙绅也同样卑劣无耻。例如劣绅严致中,是个“忝列衣冠”的贡生,他在乡里强买强卖,巧取豪夺。他的一口小猪跑到王家,便以八钱银子强行卖与王家,待王家把猪养到一百多斤时,他又把猪关在自己家里,并说这猪本来就是他的。另外,有一老者黄梦统并没有借用他的银子,但他却强逼黄老汉给他利息。更为无耻的是,他雇船接回新婚儿子、儿媳时,拿普通点心云片糕让船夫吃了之后,却硬说是船夫偷吃了他的珍贵药品,以此赖掉船资。其卑劣可耻的行为,既令人鄙夷不屑,也令人愤懑不已。第五回 王秀才议立偏房 严监生疾终正寝 高要县的监生严致和是一个把钱财看作是一切的财主,家财万贯。他病得饮食不进,卧床不起,奄奄一息,还念念不忘田里要收早稻,打发管庄的仆人下乡,又不放心,心里只是急躁。他吝啬成性,家中米烂粮仓,牛马成行,可在平时猪肉也舍不得买一斤,临死时还因为灯盏里多点了一根灯草,迟迟不肯断气。 第六回 乡绅发病闹船家 寡妇含冤控大伯 严致和的哥哥贡生严致中,更是横行乡里的恶棍。他强圈了邻居王小二的猪,别人来讨,他竟行凶,打断了王小二哥哥的腿。他四处讹诈,没有借给别人银子,却硬要人家偿付利息;他把云片糕说成是贵重药物,恐吓船家,赖掉了几文船钱。严监生死后,他以哥哥身份,逼着弟媳过继他的二儿子为儿子,谋夺兄弟家产,还声称这是“礼义名分,我们乡绅人家,这些大礼,却是差错不得的”。 第七回 范学道视学报师恩 王员外立朝敦友谊 范进虽然凭着八股文发达了,但他所熟知的不过是四书五经。当别人提起北宋文豪苏轼的时候,他却以为是明朝的秀才,闹出了天大的笑话。在其成为山东学道后,为报老师的恩德特提拔老师的门生荀玫。 古代的官场和现代的没什么区别,只要有关系,就能比别人有更好的机会 第八回 王观察穷途逢世好 娄公子故里遇贫交 举制度不仅培养了一批庸才,同时也豢养了一批含官污吏。进士王惠被任命为南昌知府,他上任的第一件事,不是询问当地的治安,不是询问黎民生计,不是询问案件冤情而是查询地方人情,了解当地有什么特产,各种案件中有什么地方可以通融;接着定做了一把头号的库戥,将衙门中的六房书办统统传齐,问明了各项差事的余利,让大家将钱财归公。从此,衙门内整天是一片戥子声、算盘声、板子声。衙役和百姓一个个被打得魂飞魄散,睡梦中都战战兢兢。而他本人的信条却是“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朝廷考察他的政绩时,竟一致认为他是“江西的第一能员。满意请采纳

儒林外史每章概括加365棋牌游戏官方_365棋牌游戏中心电脑版_365棋牌彩金 儒林外史每回概括

求“儒林外史”每10章概括一次,每次500字左右不要太多。。。谢谢,忘你帮忙@。@

《儒林外史》[1] 是一部以知识分子为主要描写对象的长篇小说,也是一部典型的讽刺小说。《儒林外史》描写了一些深受八股科举制度毒害的儒生形象,反映了当时世俗风气的败坏。[6]

如写周进、范进为考中举人耗尽了毕生的精力,到胡子花白还没有考中秀才。尽管生活极为困顿,还是念念不忘科举考试。周进路过一处考场,进去观看,触动了一生的辛酸和痛苦,放声大哭,竟然难过得死去活来。后来在一些小商人的帮助下参加了考试,博得了考官的同情,才时来运转。当他考中举人时,以前讥讽挖苦他的那些人,都来奉承他,把他吹捧成最有学问的人。又如范进,中举前家里穷得没有米下锅,抱着一只老母鸡去集市上卖。当得知自己中举的消息时,竟然喜极而狂,变成了疯子,幸亏岳父胡屠户打了他一巴掌,才使他恢复了清醒。这时候,当地的乡绅等有头脸的人物都对他刮目相看,有送房屋的,有送财产的,范进的生活立刻发生了变化。

这是全部概括吧。。。

儒林外史第六回概括

第六回、乡绅发病闹船家,寡妇含冤控大伯

那盏灯里点了两茎灯草,严监生恐浪费了油,所以老伸着两个指头,赵氏挑去一根他才断气。严贡生回乡,途中突然发病,吃了自带的"云片糕"病好了,剩余几片船粗偷吃了。船到岸后,因船家水手讨喜钱,严贡生云糕下落,发怒要把向家送到汤老爷衙里问罪。搬行李的拦住求情,严贡生才饶了船家,但未付一分船钱就扬长而去。

赵氏之子死后,立严贡生儿子承继,管了严监生的家,把赵氏赶到厢房去住。赵氏到县衙喊冤,汤知县判为“仰族亲处覆”。族长严振先与轨爷都怕严大老官,所以推来推去,最后严振先只得写了几句话给知县。因知县也是妾生的,便批了“听赵氏自行拣择,立贤立爱可也”。

严贡生火冒三丈,又告到府里,府尊也是妾生,又未告准,再告到省按察司,司里不受理,只得到京城求了周学道 ,在部里告下状来。

扩展资料:

《儒林外史》是清代吴敬梓创作的长篇小说,成书于乾隆十四年(1749年)或稍前,先以抄本传世,初刻于嘉庆八年(1803年)。

《儒林外史》是我国清代一部杰出的现实义义长篇讽刺小说,该书代表着中国古代讽刺小说的高峰,它开创了以小说直接评价现实生活的范例。主要描写封建社会后期知识分子及官绅的活动和精神面貌。原本为五十五回,现在通行的刻本是五十六回。

参考资料:百度百科-儒林外史

儒林外史第九,十回大意

第九回

盐店管家杨先生因亏空七百两银子,被东家告到德清县,已收监一年多了。娄家三公子玉亭,四公子瑟亭见这样读书人被守财奴如此凌虐,十分气愤,便决定营救他。两公子用七百五十两银子让晋爵去为杨先生还债,谁知他只带二十两送与书办,把杨先生释放了,"那七百多两银子都是晋爵笑纳"。杨先生只听说是晋爵保了他。过了月余,不见杨执中来谢二位公子,于是他俩便想去会见。但两次登门都未见到杨执中,船行途中,从一个摇船卖菱角的小孩那里看到杨执中坐船时掉的卷子。

第十回

娄家两公子在船上与告假归府的鲁编修相遇,回到家,娄公子与蘧公孙,绍兴牛布衣、鲁编修五人樽酒论文。过了几日,鲁编修托陈和甫告诉两位公子说,想把令爱许予公孙。蘧太守很高兴,请俩公子作主或娶或招,陈和甫和牛布衣为媒。十二月八日,娄府张灯结彩,四人轿抬蘧公孙,娄府两公子、陈和甫和牛布衣各乘一轿送公孙入赘。酒席间点戏看戏,洋相百出,鲁编修也觉得不吉利。

儒林外史第十五回简介

《儒林外史》第十五回:葬神仙马秀才送丧 思父母匡童生尽孝。

主要内容简介:

马二先生在丁仙祠遇到假神仙洪憨仙,洪憨仙设局诈骗胡家三公子的钱财,想让马二先生做中间人,但还没骗到手洪憨仙就病死了。马二先生因从洪憨仙处得了些银子,于是安葬的洪憨仙。后来马二先生遇到童生匡迥,匡迥因没有盘缠难以回家看望病重的父亲,马二先生那银子资助他回家并鼓励他读书尽孝心。匡迥在回家途中的船上看到官差正拘捕两个不孝的兄弟,心生感慨。

求儒林外史的每回概括

  第一回 说楔子敷陈大义 借名流隐括全文

   第二回 王孝廉村学识同科 周蒙师暮年登上第

  第三回 周学道校士拔真才 胡屠户行凶闹捷报

  第四回 荐亡斋和尚契官司 打秋风乡绅遭横事

  第五回 王秀才议立偏房 严监生疾终正寝

  第六回 乡绅发病闹船家 寡妇含冤控大伯

  第七回 范学道视学报师恩 王员外立朝敦友谊

  第八回 王观察穷途逢世好 娄公子故里遇贫交

  第九回 娄公子捐金赎朋友 刘守备冒姓打船家

  第十回 鲁翰林怜才择婿 蓬公孙富室招亲

  第十一回 鲁小姐制义难新郎 杨司训相府荐贤上

  第十二回 名士大宴莺脰腹溯 侠客虚设人头会

  第十三回 蘧駪夫求贤问业 马纯上仗义疏财

  第十四回 蘧公孙书坊送良友 马秀才山洞遇神仙

  第十五回 葬神仙马秀才送丧 思父母匡童生尽孝

  第十六回 大柳庄孝子事亲 乐清县贤宰爱士

  第十七回 匡秀才重游旧地 赵医生高踞诗坛

  第十八回 约诗会名士携匡二 访朋友书店会潘三

  第十九回 匡超人幸得良朋 潘自业横遭祸事

  第二十回 匡超人高兴长安道 牛布衣客死芜湖关

  第二十一回 冒姓字小子求名 念亲戚老夫卧病

  第二十二回 认祖孙玉圃联宗 爱交游雪斋留客

  第二十三回 发阴私诗人被打 叹老景寡妇寻夫

  第二十四回 牛浦郎牵连多讼事 鲍文卿整理旧生涯

  第二十五回 鲍文卿南京遇旧 倪廷玺安庆招亲

  第二十六回 向观察升官哭友 鲍廷玺丧父娶妻

  第二十七回 王太太夫妻反目 倪廷珠兄弟相逢

  第二十八回 季苇萧扬州入赘 萧金铉白下选书

  第二十九回 诸葛佑僧寮遇友 杜慎卿江郡纳姬

  第三十回 爱少俊访友神乐观 逞风流高会莫愁湖

  第三十一回 天长县同访豪杰 赐书楼大醉高朋

  第三十二回 杜少卿平居豪举 娄焕文临去遗言

  第三十三回 杜少卿夫妇游山 迟衡山朋友议礼

  第三十四回 议礼乐名流访友 备弓旌天子招贤

  第三十五回 圣天子求贤问道 庄征君辞爵还家

  第三十六回 常熟县真儒降生 泰伯祠名贤主祭

  第三十七回 祭先圣南京修礼 送孝子西蜀寻亲

  第三十八回 郭孝子深山遇虎 甘露僧狭路逢仇

  第三十九回 萧云仙救难明月岭 平少保奏凯青枫城

  第四十回 萧云仙广武山赏雪 沈琼枝利涉桥卖文

  第四十一回 庄濯江话旧秦淮河 沈琼枝押解江都县

  第四十二回 公子妓院说科场 家人苗疆报信息

  第四十三回 野羊塘将军大战 歌舞地酋长劫营

  第四十四回 汤总镇成功归故乡 余明经把酒问葬事

  第四十五回 敦友谊代兄受过 讲堪舆回家葬亲

  第四十六回 三山门贤人饯别 五河县势利熏心

  第四十七回 虞秀才重修元武阁 方盐商大闹节孝祠

  第四十八回 徽州府烈妇殉夫 泰伯祠遗贤感旧

  第四十九回 翰林高谈龙虎榜 中书冒占凤凰池

  第五十回 假官员当街出丑 真义气代友求名

  第五十一回 少妇骗人折风月 壮士高兴试官刑

  第五十二回 比武艺公子伤身 毁厅堂英雄讨债

  第五十三回 国公府雪夜留宾 来宾楼灯花惊梦

  第五十四回 病佳人青楼算命 呆名士妓馆献诗

  第五十五回 添四客述往思来 弹一曲高山流水

  第五十六回 神宗帝下诏旌贤 刘尚书奉旨承祭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